|   网站首页
   |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 企业动态   |    渔业生产   |    生态旅游   |    品牌产品   |    资源管护   |    人文历史   |    政策法规   |    下属机构   |    视频音频   |   
在线商城

热门文章

相关文章


·没有相关文章
 

相关专题
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>>生态旅游>>传说、艺文
  共有 4569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   
 

龟山漫记

  发表日期:2015年7月17日      作者:焦贵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内蒙古呼伦贝尔呼伦湖渔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】

常听人们说,灵泉清澈透底的山泉北部是一座低矮的山峦,有人说它是姐妹山,有人说它是父子山,更有人说它是龟山。各自都有各自的传说。这奥妙何在?我心仪已久,真想一睹芳采,领略其无穷之妙趣。

这一年春暖花开之际,在一个阵雨过后的早晨,我终于打点行囊,如愿以偿,来到了如镜、如画、如诗的山泉。映入我眼帘的是环绕四周的柏树云杉,景致别趣的铁制栅栏和缓缓东去的溪水。这一切都笼罩在朦胧,轻纱似的雾霾里,象一幅淡雅的水墨丹青,清新恬静,更增添了这座灵泉山泉的神秘感。置身其中,恍惚间我产生了一种幻觉,这是山泉的存在吗?我似乎进入了梦乡。

  透过高大的树木和铁制栅栏,我惊奇的茫然北眺,猛然间看到巍峨的北部山头,有人搀扶而上。沿着林间小路,撩过树木的枝条,我气喘吁吁的从这座山的东坡举步攀登,山顶的人们有的开始离去,太阳的光辉已经躯散晨雾,山雀的叫声令人痴迷,麝鼠的跳动令人如醉,敖包山象巨大的花环置身于山峦的顶峰搏击蓝天。 

    站在山顶往南望去苍松翠柏,绿树成荫是各种鸟类乐园;往东望去绵绵十里的露天排土场,偶尔瓢浮着机车释放的白烟;往北望去是矿区菜篮子工程,鳞次栉比,集聚成片;往西望去牛羊滚动,牧野山歌回荡在丘陵山峦……


  这一切的一切,更激发了我的兴趣,因为有个未了的心愿,人们所说的姐妹山、父子山,尤其是龟山何以见得,能这般称呼而且都有各自传说,总得有个缘故吧。我围着这座山转呀转……终于,在离这座山的东侧300米处,直观它的全貌,太像了,简直就是天公造物,这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大龟趴卧。它的脖颈伸展着,头略略高扬,似乎在向世人诉说着什么;它的尾部平展着,似乎显得有些疲倦,它凸起的盔甲,圆圆的,斑斑点点,似乎经历了无数风雨。它的头、尾是青褐色的,盔甲则是青灰色的,三者的比例适中,尾朝北,头朝南,甚至它的眼神都那么活灵活现。更令人叫绝的是晨练的人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采集山上的碎石,向龟山的制高点摆放,建造了一座“敖包山”。它高不足两米,底座直径3.5米,圆圆的顶部有人刻意摆放了树木的枝条,野草鲜花和七彩的绸缎。从远看山,这龟山让敖包山装点得更加充满神秘感。难怪有人把它作为神的象征,伫立它的眼前,双手合拾,口念咒语,祈祷家人幸福,祈祷万物平安……

  龟,活生生的就在我的眼前,它是神的造化,惠及万物,别开洞天,它给世代的中国游牧民族带来灵气和吉祥。难怪老扎赉诺尔人至今还会讲述这样的传说:

  很久,很久以前,这里原本是一片高大茂密的森林和一望无际的大海,日月星辰,天体运动,大地发生了褶皱,原本的森林和大海,顷刻间消失了。幸免生存下来的各种动物都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林木和海水,挣扎着,苦拼着,向南,向达赉湖的方向,向东,向穆图那雅河的方向奔去……他们中的海龟动作迟缓,爬了3年,才爬到一座无名山的脚下,就再也爬不动了。其实,它气脉已绝,已经有了仙气在身,并负有惩恶扬善,惠及百姓,造福草原的使命。

    此刻,它抬起头向一碧万顷的达赉湖望去,水天一色,波浪滔天,又抬起头,向环绕草原的穆图那亚河望去,九曲八湾,碧草青青。它醒悟了。自语道:“这就是自己的归宿,上苍啊,我去了。”说完用自己嘴唇,使出周身的解数向胸前的泥土攉去,试图将自己葬身于此。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总共99下,眼前开凿了一处,亮晶晶,明幌幌的泉水,热气腾腾,飞流直下,由西向东向南流去。而它却高昂着头,托着盔甲,晃动着尾巴凝固成永恒。


  打这以后,它给草原的游牧民族东胡人、契丹人、女真人、鲜卑人带来了人畜两旺,给成吉思汗各部带来了所向披靡。甚至给双目失明的草原牧民道尔吉带来了重见光明,给挖煤工人带来了繁衍生息……这一切都充分证明,灵泉这个地方有灵性。这是因为:山是个龟神,水是圣水,山和水的和谐与统一,养育了万物,养育了草原,养育了人类自身。

这个动人的传说无须考证,但作为海龟的基本体态特征,确确实实的存在,我怀着敬佩不已,恋恋不舍的心情,远离它的时候,一种心痛油然而生。有人竟然在龟山的山体上挖了一道深沟,有人在海龟活动的区域修筑了院墙,有人竟然在它的额头采挖石片,有人在它的尾部开机打转……这一切,使龟山的自然景观遭到了巨大的破坏,而且无人问津。

 于此,我不禁自问:谁来保护山泉,谁来拯救海龟,谁来维护自然的和谐与统一?这一问将留在我的记忆中到永远,永远……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呼伦贝尔寻根之旅-我的草原一夜

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 
 
 
 
打印本页